重庆同志会所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重庆同志 门户 重庆同志情感文学 查看内容

男同事总是试探我是不是同性恋

2017-10-15 11:19|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99| 评论: 0

摘要:   报社为加强管理,杜绝有偿新闻,规定报社记者不得私自外出采访,所有的采访报道须由报社统一调配,并且,必须两人同往。   我是摄影记者,配给我的搭档王谦(化名)是位文字记者。虽说我们是一个部门的,但由 ...
广州同志会所

  报社为加强管理,杜绝有偿新闻,规定报社记者不得私自外出采访,所有的采访报道须由报社统一调配,并且,必须两人同往。

  我是摄影记者,配给我的搭档王谦(化名)是位文字记者。虽说我们是一个部门的,但由于平时的公务很忙,再加上记者工作的特殊性,我和王谦在没有做搭档之前很少来往,甚至对话的机会都很少。还有个原因,我不是很喜欢王谦这个人,虽说他的文笔清丽唯美,可是他的形象的确很糟糕,谢顶、矮胖、一脸红、黑、黄等各色痘痘。据说王谦和老婆刚刚离婚,房子给了老婆,他现在竟在报社的资料室找个地儿睡……这样的一个人做我的搭档让我心头不爽,但反过来又想,人家又没在你锅里舀饭,没有伸手向你借钱,都是打工糊口,有什么喜欢讨厌之说呢?想想就想通了。

  第一次外出采访,选择一家廉价的旅馆。采访途中,王谦的话题一个劲儿往同性恋上扯。话题由市内一家男性洗浴中心被有关部门查处说起。王谦神神秘秘问我,知道这家男性洗浴中心挂羊头卖的是什么狗肉吗?我摇头。王谦说,这家洗浴中心是个同性恋场所,一些同性恋者在这这里偷偷摸摸行苟且之事。

  不知道是我本能地反感王谦这个人还是对同性恋这个话题没有多大兴趣,我没有积极地回应王谦,显得很淡然。接下来,王谦不厌其烦地开始把话题从《越狱》扯到《蓝宇》,从某歌星扯到某影星,最后,王谦压低嗓子对我说:“你要是同性恋,肯定会有很多男人喜欢。广州同志浴场,”我不置可否,鼻腔里喷出一股气息,我说,为什么不能让很多女人喜欢?

  王谦若有所思地笑笑。

  核心提示:我还没和任何男人在一块儿洗过澡,睡过一张床,包括我父亲。

  这家廉价旅馆没有单独卫生间,非常脏乱,王谦之所以选择在这里是为了节约差旅费,现在外出采访都采取了承包制。我不好表现出不快,只能依了他。最后才知道,这家旅馆的背后是一处有名的同性恋聚集场所。王谦问我有没有兴趣晚上出去逛逛,我摇头。王谦说,做记者应该对各个阶层、各类人群都有所了解。“这里帅哥很多哦!”王谦两眼放光地看着我说重庆同志mb,我回答,我想早点睡,坐了几个小时的车人很困。

  其实,同性恋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我曾做过这方面的采访报道,比较了解目前国内同性恋的现状,对同性恋之间交往方式、手段、场合等都有比较全面的了解,其实,我说自己很累只是个理由罢了,关键是我不愿意和王谦有过密切地接触。

  王谦出门了,我也百无聊赖,准备上街走走,想着王谦的话,竟也不自觉地来到王谦所说的同性恋聚会场所,我倒想看看这里都是些什么人。

  可是,就在我漫无目的地闲逛的时候,背后忽然有人拍我的肩膀,一看是王谦。我很尴尬,王谦却显得很兴奋,他居然这样说,我知道你会来!

  休息之前,王谦问过我两遍,要不一起去冲凉?我拒绝了。我对王谦说,我还没和任何男人在一块儿洗过澡,睡过一张床,包括我父亲。王谦笑笑,他一定不相信我说的话。我之所以这么说只是想告诉王谦,我不是他所想象的那种人。

  晚上,也许的确有些累了,我沉沉地睡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感觉我的眼前有什么物体晃动,似乎有一股热气喷在我脸上,我一下子被惊醒了,竟看到王谦把脸贴得我很近,我惊叫起来,问他干什么。王谦竟这样回答,他刚才做了一个梦,感觉有人压在他赤裸的身体上,还拼命地吻他,王谦觉得这个人是我,于是,他一下子醒了,看见熟睡的我后感觉一切都不是那么真实,自己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梦中,于是,就来观察我是否真的睡着了。

  可笑,我无奈地摇头,转过身继续睡觉。王谦却在我的背后半天没动静。我心头有些毛,扭头问王谦还站在那里干什么?王谦说他在欣赏我的身体,健美的躯体太美了!我恶心地白了王谦一眼,拽过毛巾被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采访都很顺利,结束采访的头天晚上,王谦问我怎么还不谈女朋友?我说这很重要吗!王谦说,像我这样帅气而又非常有才气的小伙,屁股后面不跟上一长溜才怪!我不想对王谦多说什么,只是对他笑笑了事。他又接着说,其实,喜欢男人又有什么关系……

  我再也不能沉默了,我语气很不友好地对王谦说,对不起,我跟本不是你想象的那样!谁知道,王谦竟这样回答:“哟,哪个喝醉酒的人会说自己喝多了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男男之间:霸少的地下宠男(图) 军同小说:我的班长哥哥 小说:当鸭子遇上权贵 发生在重庆的真实故事 军警同志:与交警的爱
痞子姐夫和GAY小舅子 男同小说:你说爱我已太迟 知道阴茎为什么弯曲吗 一夜情之后的真实感受 我和连长的爱情
同志小说《我的MB男友》(图) 耽美小说:男色如刀 父亲的秘密 一段真实的男男性体验 霸少的地下宠男
处男的第一次应如何进行? 我迷失了自己 小帅老师,你是吗? 一个警察与武警的故事 帅哥运动员的同志故事
同志小说:纯一男孩 两名男同性情侣介绍卖淫被抓 从性开始的相爱 和朋友的兄弟上床 老赵与狗
小说 今夜,我在你的身下 高考状元扮伪娘迷倒直男们 激爱之夜 我的模特男友 军官的儿子
发生在重庆的真实故事 男人下体10个难言之隐 我和伟的这些年 再见吧,酒吧歌手 分手不落泪
裸睡给男人带来的意外好处 同志小说:红尘激荡 初中少年的性事 我是一个24岁的处男 林家三兄弟
军同小说:我的班长哥哥 写个某个曾经是gay的直男 那些缠绵悱恻的夜晚 原创同志小说:北京老逼 一见钟情就喜欢
同志小说:我的MB生涯 同志精品小说:我和伟的这些年 我的初恋是直男 大学生同志浴池打工 昨夜花开
同志精品小说:我和伟的这些年 我和帅小子的同性爱 王大名的GAY世界 偷看我洗澡的小外甥 裸睡给男人带来的意外
同志故事:军官的儿子 我和帅医生的故事 搞基小说:车震 公司的超帅保安 我抢了同居室友的BF
直男富二代和GAY的故事 帅哥运动员的同志故事 激情小痞子 处男的诱惑 终极雇佣
他是男人,我也是 王大名的GAY世界 同志小说:等你回家 MB的后果 偷看我洗澡的小外甥
我和排球帅哥的爱情往事 那段粉身碎骨的恋情 同志小说:八年以候 我与男模的生死绝恋 男子失恋又失业
纨绔子弟别诱惑我了好吗 爱在彼岸 捐精成22个孩子父亲 刁蛮表弟笨表哥 原来姐夫也是一个gay
潘玮柏晒男男牵手照 教练与学员搞基小说:车震 三快男被爆是同性恋 悲戚男男网恋 男人阴茎短小
武汉:丈夫拒绝同房被疑同性恋 军人同志小说:亲密班长 同志伴侣标准性爱顺序 球疯子 阴囊上为何“青筋”暴起
谈性说爱:从科学层面解析肛交 激情小痞子 男人阴茎短小的四个原因 军校的冬天有点冷 男男做爱 速度和深度
七年夜上海!同志真实生活回忆录 偷看我洗澡的小外甥 出轨以后 健身教练和他的交警BF 宿舍人发现我是gay的囧事
一夜换七人淫乱不堪 男人“硬不起来”的七种误区 高中运动男生 我的班长哥哥 上海同志酒吧奇遇
我的同性恋情人是小舅子 男人们那话儿的“大”情结 师从同门(技师的故事) 那夜差点上了他 90后男生幸福宣布结婚
短篇同志小说 今夜,我在你的身下 男人裆部为何特别脆弱? 故人床事 我的老公是老大 男同志讲述圈子里的恶心事
监狱同志故事:18号牢房 一个帅哥被强暴之后 我的第七任BF 诱拐在室男 我爱军男
学生GAY小说:高中运动男生 室友说是我勾引了他 年轻老师的同志情路 煤矿往事 与交警的爱
同志小说:和意大利直男同床共枕 东北小伙和上海男孩的大学恋情 当鸭子遇上权贵 黑帮老大的男宠 明天请留下我们的爱情
中年同志小说:他和我爸差不多大 父亲的秘密 红尘激荡 两个卡车司机的爱情 终极雇佣
宇少与宇飞的爱恋 爷,上完请给钱 初中少年的性事 你把身体给我 八年以候
校园小说:大学室友陪我四年日子 男人阴茎充分勃起才可同房 出轨以后 戏弄泳池帅气救生员 王子的激情
020tzzj 1t222 cqtzhs shtzzj sz1069s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广同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论坛 东北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河北同志会所 山东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陕西同志会所 天津同志会所 甘肃同志会所 一同资讯会所 bf99同志交友 新疆同志论坛
一同资讯新闻 海南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青海同志会所 成都同志会所 江西同志会所 山东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朋友别哭租房 重庆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安徽同志会所 广西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山东同志|安徽同志|陕西同志|天津同志|甘肃同志|一同资讯|bf交友|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20-2-18 02:16 , Processed in 0.041272 second(s), 21 queries .

重庆最大最全 重庆同志!

© 2013-2014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