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同志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无标题文档
重庆同志 门户 文学 同志文学 查看内容

少年同学情:男男友情

2016-4-17 10:53| 发布者: admin| 查看: 1250| 评论: 0

摘要: 作为一个公开身分超过十年的同志,幸运地,我拥有一位国中同学K,和我居住在同一座城市,以同样的性身分,在相近的职业领域里,用一样忙碌的节奏过生活。K现在的朋友或许很难想像:眼前这位穿着入时、高大帅气,如偶 ...
广州同志会所

作为一个公开身分超过十年的同志,幸运地,我拥有一位国中同学K,和我居住在同一座城市,以同样的性身分,在相近的职业领域里,用一样忙碌的节奏过生活。

K现在的朋友或许很难想像:眼前这位穿着入时、高大帅气,如偶像明星般令人远远望见就忍不住要深呼吸一口气的男子,二十年前竟是班上人缘最差的“问题学生”。我们学校是人们听了眼里会发出异样光芒的“贵族学校”,学费昂贵的程度从我们脚上闪亮的皮鞋便能猜出一二。我们班,官方说法是“美术班”,其实骨子里就是“升学保证班”,课表上的水彩素描课,定睛细看授课老师的大名:由英文数学理化老师轮流“代打”。挂羊头卖狗肉的完美示范。

K的成绩很烂。是让人不得不深刻怀疑他怎么进得了这个班的那种烂法。入学前我们都经过严格的笔试和面试,最后从上千个报名者中挑出前十分之一来编班。而K不管大小考试,每次必定吊车尾。据说,K来自相当富裕的家庭,父亲是广播界闻人,住的是一栋有着前后院和大草皮的独栋大别墅。这优渥的出身传开了以后,并未使K一夕间成为众人争相巴结交往的对象,反而为他的入学资格,找出了最简明易懂、且染上大把铜臭的解答。段考名次揭晓,他被喝令罚站、歪倚在教室后墙的身影,就如同他在的人际关系处境:边缘、失败,永远孤单。

K与生俱来的一股女气,是他最鲜明的特征。相较于班上其他成天粗声叫嚣、追逐嬉闹,甚至拿镜子偷照美女老师裙下风光的同学来说,K给我一种“同路”或“一家人”的直觉,很自然便吸引了我。我和K走得尤其近,几乎到了形影不离的程度。出身俭省严肃教职家庭的我,对K口中那个新奇有趣的世界深深着迷:豪宅、华服,明星、美食……K还用他爸爸的录音间设备,制作出一卷卷节目带送给我。里头录满了时下当红的国语流行歌,K担任节目主持人,开场、串场、结尾,口齿清晰、有条不紊──就像在“真的”广播里听见的那样。

我和K无话不谈,且私下传递着“信物”(卡带,还有K去电视台和明星的合照,和海报),扯聊着课外(国中生贫乏至极却仅有的)一切。多数的时候他负责说、我只管听,偶尔合唱哼几句卡带里的歌,心里甜甜满满的。

现在回想起来,我仍清楚地知道:我和K并没有“爱上”彼此。事实是当时的我们仍未有碰触恋爱的机会,并不知道那成人专属的禁果诱人之处何在。但我们确实真心喜欢着彼此,朝夕相依、在一起的时候总是笑个不停。我知道K也是这么想的。他的朋友极少,而我,一个没见过世面的乡下小孩,专心倾听他描述着他的世界,更依循他的指向,开心辨认着那里的奇花异草。也许,或多或少弥补了他长期被师长同学排拒在圈外的落寞和怅然吧。

我们班的女导师姓王。不管毕业后多久,同学见面一聊起她,仍旧能够精准生动地模仿出她那杏眼圆睁、盛气凌人的凶样。K的存在,彷佛是对她毕生教职工作的最大羞辱,使她想尽一切办法,要将他驱逐出境。在课堂上点名K回答问题,答不出来便痛斥一顿并在原地罚站到下课铃响;午休时同学趴在桌上睡了,K被王老师独自叫到办公室结结实实挨一顿训,还要他到辅导室找主任报到,看他的智商或精神有无异常。

有一回开班会,讨论完例行班务后还剩一点时间。王老师罕见地对K吟吟笑道:“听说你歌唱得很好?上来表演一下给同学欣赏。”K没退缩也没怯场,事实上他脸上根本不见一点红胀。他缓缓站起身,眼里有一种“唱就唱吧”的漠然。一段都还没唱完呢,老师已忍不住“哗哈”爆出一声大笑,拿起粉笔在黑板写下六个字:“死的死,逃的逃!”

这些事不曾使K流过一滴眼泪──至少在我面前没有。他永远是那样淡淡地,眼里不带任何情绪地,望向很远的地方。最多是嘴角浮起一抹轻浅的笑,彷佛这些事不曾真的发生过。同学说,在教师办公室地板打蜡,听见王老师连珠炮似地数落着K,K只轻声回道:“妳说的和昨天一模一样,有没有新的说法?”

老师于是更火了。###NextPage###

妈妈在一天夜里,接到一通来自王老师的电话。聊了二十分钟有吧,我在房里偷听不出个所以然,只能任妈妈的“嗯,好”和“是,我知道”牵引得心里七上八下。挂上电话,爸妈低语了一阵后唤我下楼。他们铁青着脸,命我巨细靡遗交代和K在学校里的互动,并交出他送的卡带、相片与明星海报。我惊得呆了,一时片刻不知从何“交代”起。他们说K有妄想症,更是功课极差的坏学生,从明天起,不准我再与他来往,连说一句话也不行。

我不知道他们指控K的罪名里,有没有包括“疑似同性恋”这一条。但对当时仍需靠父母供养一切的我,只能很没用地对这一切照单全收。我刻意躲着K,连他的眼光也不愿正面相迎,几天后他似也明白了这毫无头绪的变化,不再追着我聊天,也不再传纸条约我下课后哪里见。他看我的眼神,和对其他人同样漠然,像是在说:“原来你也没那么不一样嘛。”下课时间,K一个人坐在位子上托着腮发呆,不管周遭怎么吵闹、或同学打闹间推挤了他,他只安静地,将自己封固在那一小方范围内,与课桌椅为伴。

二年级下学期结束后,K全家移民了美国。在台湾的我们则升上三年级,开始冲刺高中联考。中间我和K通过一两次信──当然是在父母老师不知情的情况下。但时空已异,我们都正准备要朝未知的将来出发,我和K就此断了音讯──一直到最近。

“什么?!”K在餐厅里尖叫:“你在国中就发生性关系!?跟谁──!”

“怎么可以告诉你。”我端起咖啡喝了一口。

“吼,说啦──”K眨眨眼,还提出条件:“我用我前B的名字跟你换。”他前B据说是现在仍活跃于歌坛的偶像。我摇摇头,才不理他。

久违了的场景和人影,刹时在脑里飞倏而过:放学后的校舍顶楼、空荡荡的男厕、空无一人的楼梯间,那些同学急匆匆地喘息着,脱去衣裤和皮鞋,用初萌未久却强烈无比的本能和我搂抱、接吻,手口并用将身体制造的第一批浊白液体射向彼此。体毛尚未长齐而体味已然初具,温热黏湿的唇舌,胯下、阴囊、硬茎根处浓重的雄性腥气,多年后仍然鲜明、挥之不去……

两年后我谈了初恋,也开始谱写我的情感正史、野史、传奇和随笔。紧抱过无数陌生不具名的躯体,测量过一具又一具男人的体温,最后进入一段长达六年的伴侣关系。至今。

我和K,在情欲启蒙之前已经分离。而今重聚,两人像是各自带了一本刻记丰厚的史册,亟遇探知和比对:在没能参与的那些年,我们彼此经历了什么。

那份从年少挂怀至今的歉疚──遭“身不由己”的作弄?我错失了和K在成长路程相互扶持的机会。我们都曾历经因为同性欲求的苏醒,而致生挫折和罪恶的暗黑阶段,但彼时我们早已失去彼此,一个可以倾诉、分享,相濡以沫的挚友。

绕了一点路,多吃了一点苦,而今再聚,我们幸运地走过,并且成熟。比起中学时期,K开朗多了,举手投足尽是潇洒与自信,眼里多了一点世故,还有一种早已与我深知、无需明说的──“懂”。

K“回座”了,在事隔二十年之后。我突然升起一股起身抱住他的冲动。对不起,请原谅我曾经对你的疏远,和在友情里最不该有的怀疑和懦弱。

也谢谢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当你的朋友。

作者邵祺迈交友档案 欢迎指教分享心得……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无标题文档

相关阅读

相关分类

无标题文档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会所 广同同志会所 广东同志论坛 东北同志会所 四川同志会所 河北同志会所 山东同志会所
香港同志会所 陕西同志会所 天津同志会所 甘肃同志会所 一同资讯会所 bf99同志交友 新疆同志论坛
一同资讯新闻 海南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青海同志会所 成都同志会所 江西同志会所 山东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朋友别哭租房 重庆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安徽同志会所 广西同志会所 广州同志会所
无标题文档
广州同志 江苏同志 网站建设 一同资讯 中国交友 广州资讯 香港1069 一同精讯 贵阳男孩 同志010 长沙同志
昆明同志 重庆同志 云南同志 熊同1069 百度同志 重庆同志 武汉同志 上海同志 上海同志 广州同志 021上海
北京同志 深圳同志 中国同志 四川同志 浙江同志 广同同志 辽宁同志 广州同志 网站建设 江苏1069 广州同志
香港同志 长沙同志 厦门同志 重庆同志 淘宝购物 杭州同志 深圳资讯 广东同志 长沙同志 熊同志网 百度同志
广东同志 北京同志 山西男孩 广州同志 郑州同志 熊同会所 四川同志 武汉同志 成都同志 上海1069 重庆男孩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山东同志|安徽同志|陕西同志|天津同志|甘肃同志|一同资讯|bf交友|重庆同志会所  

GMT+8, 2021-10-16 05:16 , Processed in 0.102781 second(s), 24 queries .

重庆最大最全 重庆同志!

© 2013-2014 重庆同志.

返回顶部